开蛇的司机

【谢衣/乐无异粮食向无CP】大偃师和大眼师

天接水:

* 谢阿藻太太赐名


* 梗很多来自于网络……赵云的描写改自袁阔成老师的《长坂雄风》


* 这是植树节(?)贺文……(为什么植树节还有贺文啊?!)


* 无CP粮食向人物极度OOC,请诸位就当看个热闹好了。




逗哏:乐乐,捧哏:师父


乐:大家好。


谢:大家好。


乐:今儿我们二位给大家伙儿说段相声。


谢:是。


乐:先做下自我介绍,我姓乐,乐律的乐。


谢:我姓谢,感谢的谢。


乐:我这乐字是多音字,又念“le”,快乐的“乐”。


谢:对。


乐:谢先生您这谢字也是多音字。


谢:哎?这倒没听说过,这谢字还有什么读音啊?


乐:还有一个音。


谢:怎么念?


乐:thanks。


谢:……您这是三个音,三,克,思。


乐:啊对,是三个音。


谢:还对呢。谢字不是什么多音字,就一个读音,xie。


乐:就一个音?


谢:就一个音。


乐:真的吗?我不信~那您叫什么?


谢:单名一个衣字。


乐:为了证明一个音您也是蛮拼的。


谢:等等……这怎么说?


乐:您不是姓谢名一么?一定要告诉大家谢字只有一个音。


谢:……我那个衣是衣服的衣,不是数字一。


乐: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您是为了考试时写名字能省点时间呢。


谢:那我改姓丁更快。


乐:丁一先生——


谢:你才丁一先生呢,流月城破军祭司丁一,像话么!




乐:跟您开个玩笑,您别生气。您姓谢名衣,我姓乐名无异,我们两个都是游戏里的人物。


谢:对,我们是古剑奇谭二游戏中的角色。


乐:是,简称棍儿。


谢:等等……简称什么?


乐:棍儿啊。


谢:能一个字一个字分开说吗?


乐:古,二……啊!


谢:没听过把古二连起来这么念的,连物种都变了。


乐:古是古老的古。


谢:对。


乐:二是一的弟弟三的姐姐——


谢:等等,二到底男的女的?


乐:可男可女。


谢:你这像话么。


乐:要不怎么二呢。


谢:得,当我没问。




乐:我是个偃师。


谢:巧了,我也是个偃师。


乐:您也是个偃师?那太好了,您知道偃师造出来的物件叫什么吗?


谢:偃甲啊。


乐:除了偃甲呢?


谢:……还能造出别的?


乐:还有偃乙跟偃丙。


谢:您这是排天干呢。


乐:对对对一看您就是行家,我最近造的新产品叫偃壬跟偃癸。


谢:……人鬼情未了啊。


乐:您也看过?


谢:我看过什么啊我……


乐:没看过您看看我这部。


谢:得这还卖上安利了。




乐:我爱好很多,除了造偃甲外还有一个很喜欢。


谢:什么爱好啊?


乐:我……好逗鸟,什么屋里飞的院里飞的天上飞的路上追的……


谢:您等会儿,等会儿,什么鸟路上追啊?


乐:鸵鸟。


谢:原来乐公子好逗鸵鸟。


乐:也不常逗,隔几个月逗一次。


谢:为什么啊?


乐:逗一次掉十斤肉,得长回来才能继续逗。


谢:嗬,还挺适合锻炼身体。


乐:是,那鸵鸟喂回来至少要俩月。


谢:敢情都可一鸵鸟逗,这鸵鸟可够惨的……




乐:要说最爱逗的鸟有一种。


谢:原来那鸵鸟还不是您最爱逗的,您最爱逗哪种?


乐:我最爱逗的是……偃鸭。


谢:等会儿,最爱逗什么?


乐:偃鸭啊。


谢:我这单片镜借你戴戴再搂一搂?怎么就偃鸭了呢。


乐:那是偃鸡?


谢:偃鸡像话么,那叫偃甲鸟。


乐:噢~对对对,偃甲鸟~我这是连读。


谢:有把俩字拼一起连读的么。


乐:要说这偃甲鸟可不简单。


谢:怎么个不简单呢?


乐:它能飞。


谢:不能飞那就真是偃鸭了。


乐:它能往上飞,能往下飞,能往左飞,还能往右飞,往前飞,往后飞……上飞下飞左飞右飞原来偃甲鸟都不简单,前飞后飞单飞双飞原来偃甲鸟还真奇怪,来来来来……


谢:……您这唱的有伤风化啊,那偃鸭都给您唱栽下来了。


乐:它是对我的歌声陶醉了。


谢:对,遭罪了。


乐:您说什么呐?


谢:我说都摔碎了。


乐:碎了我就买点柴料修一下。


谢:买啥修一下?


乐:柴料。


谢:不对吧,那是材料。刚才那偃鸭之歌把您这舌头也唱飞了?


乐:偃甲什么做的?


谢:木头啊。


乐:游戏里烧的柴是不是也是木头?


谢:是啊。


乐:所以嘛,柴料。


谢:敢情做完偃甲就烧了啊,这还做个什么劲儿啊。




乐:这都是跟您开个玩笑。您在游戏中是当世第一大偃师。


谢:过奖。


乐:我追随着您的脚步。


谢:我这走慢两步就被逮着了。


乐:……我在捐毒遗迹拜您为师。


谢:对。


乐:……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谢:免礼。


乐: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谢:请起。


乐: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谢:你等会儿,不是已经收你做徒弟了么怎么还拜个没完了?


乐:您一共有三个马甲,就得拜三次。


谢:……得那我把马甲脱了。


乐:您脱了马甲我照样认识您。


谢:那我还是穿上吧,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啊。




乐:作为当世知名大偃师您有许多偃甲大作。


谢:不敢当。


乐:有竹笋包子号,那叫一个华丽。


谢:过奖。


乐:您还有苍穹之冕。


谢:对,也是我的作品。


乐:您有四个蛋。


谢:敢情我还身有残疾……咱能把偃甲俩字加上不?


乐:您还有偃甲四个蛋。


谢:怎么这么别扭呢……是四个偃甲蛋。


乐:对,四个偃甲蛋,能拼成通天之器。(举手向天上戳)


谢:这是通天之器啊还是皮揣子啊,敢情给伏羲通厕所用的?……


乐:啊对。


谢:还对呢。通天之器是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能造出忆念幻城。


乐:是,啥也换不成,游戏里没一个商店收。


谢:换成啥都得给你挥金如雨扔出去。




乐:除了造偃甲,您还有一个爱好。


谢:哦?


乐:当世只有一位大家在此中爱好上可与您相提并论比肩而行。


谢:哪位啊?


乐:乃烛龙当世巨作古剑奇谭一里首屈一指名不虚传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天纵奇才温柔可人的女一号女娲后裔风氏晴雪是也。


谢:竟有同好,自当切磋。


乐:您的这项技艺使将出来当真是独树一帜别出心裁鬼斧神工不拘一格遮天蔽日风云变色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啊。


谢:怎么听怎么不像夸人。


乐:您的这项技艺当真是可以化腐朽为——


谢:神奇?


乐:更为腐朽。


谢:得,绕着弯子骂我呢。 


乐:岂敢。虽然您的技艺在游戏百年时间里不曾有一丝长进……


谢:我想把你轰下去。
乐:但您那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妥协永不放弃的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后辈认真钻研勤学苦练但无论如何就是不敢吃您做的饭。


谢:你就直接说我做饭太难吃不就得了。


乐:徒儿不敢。 


谢:这时候想起是我徒弟了,刚才损我那劲儿比你太师父可有过之无不及啊。


乐:太师父在流月城开了一百来年的卡德基就是对您厨艺的无声抗议。


谢:徒弟今晚我亲自下厨请你吃饭。


乐:……徒儿愿投资一家麦当当为师父的餐饮事业添砖加瓦略尽绵薄之力,我今晚就去研究下投资事宜,师父咱山高水远改日再聚。(转身要下台)


谢:回来回来,相声还没演完呢。




乐:……说起吃饭当真是吓出一头冷汗……咱还是再说说穿吧,游戏里有几大商铺十分出名。


谢:哦?是哪几大?


乐:蹬晕滴暴晕躺,还有咚咣薅。


谢:这是商铺名么?是打架来了怎么的?


乐:穿上蹬晕滴的鞋,一口气儿蹬晕五个不费劲儿,套上暴晕躺的衣服,暴头~揍晕~撂躺下。


谢:那咚咣薅呢?


乐:这个名字就比较直观了,有来有往你一拳我一掌打得happy了直接抱起来薅头发,所以叫咚咣薅。


谢:敢情登云第抱云堂董广号三家卖的都是战斗服啊。


乐:作为主角在游戏里不就是一生放荡不羁在战斗么?


谢:还真是。


乐:枪杆子里面出剧情无异剑下死做鬼也风流……


谢:你就别在这满嘴跑馋鸡了。


乐:馋鸡是我的心中偶像。


谢:那阿狸就是我的梦中情人——阿呸,串隔壁台词去了。


乐:原来您还有这样的爱好?!


谢:你才有这样的爱好!


乐:萤火虫岂敢与日月争辉。


谢:乐小子也能同师父斗嘴?


乐:对仗竟如此工整。


谢:都是被你气的。




乐:师父莫气,为了缓和一下台上尴尬的气氛我来介绍一下游戏中我的小伙们——啊不,小伙伴们。


谢:差点变女性向后宫游戏。


乐:有这么一句老话说的好。


谢:哪一句啊?


乐: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闻人,会飞的不一定是天使,也有可能是禺期。


谢:这都哪来的老话啊。


乐:作者她老人家的话。


谢:还真够老的。




乐:我的好友之一她复姓闻人单名羽,当真是英姿飒爽风流倜傥啊。


谢:等等,闻人一小姑娘怎么就风流倜傥了?


乐:啊说混了,那是说下一则的。


谢:称呼夏公子的口音明显奔向了长安郊区。


乐:要说闻人那可真是了不得,头戴三色锦丝穗手握瀚海尘生枪。


谢:对,是闻人姑娘的打扮。


乐:中上身材,面似敷粉,剑眉朗目,唇似涂朱。身上穿素龙袍,白云缎的兜裆滚裤,五彩的虎头战靴,枪头素白色的灯笼穗三尺多长,随风飘摆。往那儿一站,银装素裹,潇洒英俊,凛凛威风,好不威武!


谢:等会儿……你这说的是闻人?


乐:是赵云。


谢:你先把性别neng清楚了。


乐:美术集上用了“女赵云”三个字。


谢:“赵云”前面不是还有“女”这个很有意义的定语么?


乐:很有意义吗?


谢:废话,不然俩第一男主的游戏谁玩啊?(此处应有女观众的呐喊:我!)


乐:嗯……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好像也挺带感的。


谢:你至少应该先搞清楚自己某种上下位置关系。


乐:咳咳咳……咱还是说回闻人,只见她黛紫色的瀚海尘生光华闪闪,梨花白的亮银铠甲熠熠生辉,手腕这么一抖挑出一串冒着光透着亮的枪花,当真是威风凛凛虎虎生威!


谢:有气势。


乐:“尔等鼠辈岂可猖狂拿命来呀呀呀哇哇哇——嗷~!”一嗓子闪树后边去了。


谢:怎么了这是?


乐:我家肉包温柔的“喵呜”了一声。


谢:闻人姑娘怕你家养的那猫,赶紧把肉包弄走啊。


乐:不用了,两里开外看见夷则了。


谢:为什么啊?


乐:肉包闻着味就奔夷则去了,十个我妈都拦不住。


谢:夏公子这是人见人爱猫见猫也爱啊。




乐:那是,记得有一次群P——


谢:场景有点邪恶。


乐:师父您想什么呐?我们四个接侠义榜,对手六个黑压压的全朝着阿阮妹妹去了,夷则剑招翻飞啪啪啪——


谢:声音真形象。


乐:挨个打一圈后绕着场子开始放风筝,一溜敌人跟在他屁股后面就没掉过头。


谢:都是死心眼儿。


乐:在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来自屏幕外的哀嚎。


谢:这都直接穿透次元墙了。


乐:“夭寿啊夷则又OT了!”


谢:心声。


乐:真是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


谢:哪两句?


乐:人生自古谁无死,到死都追逸尘子。


谢:“到死都追逸尘子”(深思)……这是你发自肺腑的感慨?


乐:师父明鉴!我还是全年龄正常向游戏里的角色!


谢:也就在游戏里是吧。




乐:其实夷则也是死心眼儿。


谢:为什么呢?


乐:他那身毛茸茸的袍子就没脱下来过。去捐毒的时候阿阮妹妹就问了,夷则你热不热?夷则说我不热。后来阿阮妹妹又问,夷则你热不热?夷则还说我不热。隔天阿阮妹妹又问了一次,夷则就换了个答案,他说我热。


谢:然后呢?


乐:阿阮妹妹哭着说夷则你居然骂人然后泪奔了。您说夷则是不是死心眼?


谢:……那你该怎么说?


乐:你让我热我就热你不让我热我就不热。


谢:真直接。


乐:后来阿阮妹妹失眠好几天。


谢:要是听你那句话绝对失眠几年。


乐:闻人给她出主意说你数猪腿。


谢:结果呢?


乐:第二天阿阮妹妹说她数一晚上愣是没睡着。


谢:兴奋剂啊这是。


乐:于是改数鸡腿一天,失败,鸭腿一天,失败。


谢:这都是什么馊主意啊。


乐:后来阿阮妹妹福至心灵,数夷则,一个夷则两个夷则,睡着了。


谢:数她自己可能睡的更快。




乐:不光是我们四人,在漫长的旅途中还有一位会飞的伙伴给予了我们莫大的帮助。


谢:那一定是之前提到的禺期前辈。


乐:是馋鸡。


谢:得,连馋鸡都排在前面。


乐:当然禺期前辈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伙伴。


谢:可算想起来了。


乐:他住在晗光剑里,等待了上千年来到我们身边。


谢:多大的缘分。


乐:他违背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方式存在。


谢:你作为一个游戏角色居然还知道爱因斯坦。


乐:是,还有他的兄弟们。


谢:都谁啊?


乐: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还有哈萨克斯坦。


谢:你忘了巴基斯坦。


乐:对,那是老大哥。


谢:槽多无口。


乐:禺期前辈既像兄长又像良友,助我甚多,可惜最后终究……唉。


谢:没事等相声说完你可以请他吃饭。


乐: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忍不住想问他一句。


谢:问什么?


乐: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谢:长安定国公府偃甲忙。


乐:翻地松土坑填上。


谢:你栽树来我乘凉。


乐:祝大家清——


谢:最近的这个节日在三月份!


谢、乐:祝大家植树节快乐!


【天津快板】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乐:竹板这么一打啊是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师父做的元宵顶呱呱,是皮儿薄馅儿又大,是个儿圆不淌渣儿,个顶个的大元宵一个赛过仨。要问里面放的啥嘿放的是个啥,不是连金泥啊,也不是木材渣儿,是白糖配上黑芝麻,香的掉下巴。这碗送给你呀,那碗送给他,锅里还有三大碗,正在煮着呐!您要问我吃了吗嘿我到底吃了吗?这个问题很难答,不告诉您呐!


 

评论

热度(80)

  1. 开蛇的司机天接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