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蛇的司机

哈哈哈哈哈哈……师父父的厨艺简直233333……

旧欤:

又问无异:“可也有目镜没有?”众人不解其语,无异便忖度着因他有目镜,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目镜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


谢衣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目镜,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测灵力’不‘测灵力’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得众人一拥争去拾目镜。


初七急得搂了谢衣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


谢衣满面泪痕泣道:“湖里鱼儿鸭儿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徒儿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静水梦》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哎呦卧槽看来是师父又进厨房了……”
——《厨房门》



初七眉头一皱,说道:“谢衣,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然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谢衣道:“我偏要勉强。”


说罢,只见他提着菜篮走进了厨房,唯余夏夷则与闻人羽提了备用的水桶在一旁候着,初七早已带着乐无异远遁,阿阮亦是被夏夷则遣走。


——《菜刀锅铲记》



初七冷笑道:“如今砺婴被炸成那副模样,昨日我又恰巧进了厨房,旁人只道我与你同源,下厨必定是一顿黑暗料理,他难保不会怀疑是我作祟而背弃与流月城之约。”


谢衣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初七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谢衣一呆,接不上口,只道:“你……你……”


——《菜刀锅铲记》



七月初七,雨。宜庖厨,忌饮食。


——《厨历》



“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


“你本不该来的!”


“可是我已经来了!”


夏夷则一行人从厨房窗外探出头,看着扶着头的乐无异,心中抱愧。


今日也未拦住谢大师进厨房。


——《多情偃师无情灶》

评论

热度(49)

  1. 开蛇的司机俟来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师父父的厨艺简直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