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蛇的司机

偷得浮生尽是闲

已笑死……看完之后每次都会唱串(掩面)

高等手癌脑洞神棍疗养院:

former:


不要吐槽我的取名能力!就这么个样子了!


依旧可以称得上是各种段子合集,然而都并不好笑=。=。


【/划掉】后面有KTV洗脑【划掉】


人物解析——


61版本:孙大哥


宝莲灯版本:斗战胜佛


99版本:孙悟空,唐三藏,猪悟能,白龙马,沙悟净


15版本:孙大圣,江流儿,天蓬,小白龙


大话西游以及1986年电视剧西游记串场可能有。


这里的1599大概可以算是全员1599了吧【摸下巴。


【其实我的1599都是兄弟粮食向……】


===========================================


【一】


  猪悟能自打从孙大圣那边回来以后,对着沙悟净的态度就变了——


  


  “沙师弟你饿不饿?”


  “沙师弟你渴不渴?”


  “沙师弟你让我来!”


  


  可怜老实憨厚的前·卷帘大将军完全不明所以,变成了一个茫然无措的胡子怪,满脑子都只回绕着一句话——


  大师兄,不好啦,二师兄他生病啦,你快给他看看啊!


  


  尽管他没把这话说出口,护短标杆尊师能手的孙悟空还是眼观六路地看出了他的惶恐。于是大师兄寻了个空,拽了猪悟能私下询问:“你这呆子,又欺负沙师弟不成?”


  猪悟能都要哭出来了:“我哪里敢欺负沙师弟!我这是发自真心啊猴哥!”


  孙悟空眨巴了几下眼睛,很是感兴趣的哦了一声:“到底是怎么了,莫不是有哪路不长眼的威胁你?你莫怕,俺老孙一棒子就能叫他灰飞烟灭。”


  猪悟能吸了吸鼻子,哼哼唧唧地说道:“不是威胁,我打大圣那里听来的……猴哥你可千万别外传,不对,你就算是外传了,也千万别说是我。”


  孙悟空笑了笑,这胆小滑溜的胖猪:“知道了知道了。”


  于是猪悟能神秘兮兮地凑到了他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听孙大圣他们说了我才知道,原来三弟是要杀人的!”


  


  ……


  


  孙悟空直起身子掏了掏耳朵:“你是人吗?”


【二】


  孙悟空手上拿了个桃子,翘着腿靠躺在树枝上,然后瞥了一眼站在荷塘边嘘嘘的孙大圣。


  “四弟,你有没有听过俺们老孙家的箴言。”


  孙大圣的尖耳朵动了动,回过头去:“记得化脸妆?”


  孙悟空掂量了一下手里还没来得及啃的大桃子,琢磨了一刹那,到底没舍得砸出去:“不,是不要随地嘘嘘。”


  停顿了片刻,伸出空闲的另一只手摆了摆,笑得一脸微妙:“尤其是,不要在有五根大柱子的地方,嘘嘘。”


【三】


  小白龙在山崖绝壁处的醒目位置用爪子刨出一行字:


  承接神州专龙。


  想了想,又接着刨出另一行字:


  以及超声波干洗。


  


【四】


  白龙马化作人形漂浮于半空中,看着脚下不远处仰躺在水面摸着肚皮一脸满足的小白龙,格外痛心疾首:“你看看你,就为了个吃的……龙的尊严呢?!”


  小白龙翻他一个白眼,气势十足地吼了一声——


  你有脸说我?


  白龙马想了想,颓然垂首,好像他真没脸说小白龙——


  毕竟那个吃了人家一匹马,最后不得不把本人、啊不对、本龙赔上去的……就是他自己。


 


 


【五】


  “悟空哥,悟空哥!”江流儿一扑就扑到了盘腿坐在地上的孙悟空的后背上。


 “小师父,可使不得这么鲁莽。”孙悟空伸出一只手臂托了托他,“怎么了?”


 “大圣说,哪吒是女的。”江流儿歪着头,“是真的吗?”


  


  ……


  


  孙悟空面无表情地转头,不远处的孙大圣正冲着他呲牙咧嘴挤眉弄眼。


  


  这可真是丢人……丢猴啊。


  


  “是真的吗?”江流儿又问道。


  “哪吒是女的。”孙悟空转回头,终于下定了决心,“那托是男的。”


  “那托又是谁啊?”


  孙悟空镇定地继续回答:“哪吒的弟弟。”


  “原来哪吒还有弟弟!”江流儿哇了一声,从孙悟空背上又蹦到了地上,跑到对方面前一脸的恍然大悟,“我以为他只有两个哥哥呢!”


  “哪咤有弟弟这件事,可是天庭的大秘密之一。”走邻家大哥哥路线的孙悟空歪了一下头,冲着江流儿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师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江流儿忙不迭地点头,男神说什么都是对的,男神要是说错了参考前半句。


  一旁的孙大圣捂着肚子在草地上打起了滚——


  敢情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是老孙家的又一传统。


【六】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孙悟空下意识攥紧了金箍棒。


  “五行大山压不住你,蹦出个孙行者。”


  孙悟空攥着金箍棒的手松了松。


  “猴哥猴哥,你真太难得。紧箍咒再念没改变,老孙的本色。”


  孙悟空拎着金箍棒,一翻身坐上筋斗云,抱着臂闭着眼,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结果下一刻他听见孙大圣唱道:“扎两个冲天鬏,光着俩小脚丫。”


  


  ……


  


  天宫的三坛海会大神一个喷嚏,差点儿把手里的乾坤圈给扔出去。


【七】


  后来孙悟空也跟改过自新的浑沌学了个小曲儿。


  “我不是一粒沙子,也不是一声轻叹。我只是一个孩子,在寻找爱的怀抱。”


  孙大圣咳嗽一声,欲盖弥彰地别过头:“唱得不错啊。”


  然后他就被孙悟空突然拔高格外响亮地一嗓子给惊得直接摔下了树,而且还是脸先着地的——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八】


  “大圣!大圣!”江流儿一脸兴奋,“你有听过当当当当吗?”


 


   ……


 


   孙大圣沉默片刻,抽出耳朵里的金箍棒就要往浑沌老家冲,结果被孙悟空一把抓住了披风,呼地一声就给拽了回来,险些又来个就地十八滚。


  “莫跑啊四弟。”孙悟空狡黠地转了转眼珠,“小师父,你且继续说。”


  于是江流儿就当当当当了下去。


  


  ……


  


  我还以为是至尊宝他师父的那首曲子呢,结果完全没听过啊。孙大圣疑惑地挑了挑眉:“江流儿,你跟谁学的。”


  “啊,也是一个大圣。”江流儿手舞足蹈,“披着袈裟,怀里还抱了一只小猴子。哦对了,他说他不叫齐天大圣,叫斗战胜佛。”


  孙悟空恍然大悟:“二哥休公休了?怎么也不来找俺聊聊。小师父,他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哦~还说了曲子的名字呀。”江流儿捧起土地鼹鼠公公们举起来的一个脸盆大的桃子咬了一口,一脸天然,“叫魂力金星曲。对了悟空哥,魂力金星曲是什么啊?”


  ……


  


  孙悟空觉得这斗战胜佛绝对不是本尊,肯定是六耳猕猴假扮的。


  孙大圣瞅他露出了分外罕见的“纠结于良心与自尊心”的表情,清了清嗓子解围:“太白金星老儿炼丹时候哼的小调,是吧,三哥。”


  反正四大天王都被他说成四大天后了,不在乎再多胡诌些。


【九】


  猪悟能和天蓬围着篝火吃大鱼。


  猪悟能哼道:“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恩恩爱爱纤绳上荡悠悠。”天蓬从善如流。


  ……


  猪悟能难得正经地说:“天蓬,你们那大虫子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


【十】


  孙悟空和孙大圣互相拿脸说事儿已经成了习惯。


  前者说:“四弟,你长得好生显老。”


  后者说:“这叫成熟,何况现在就流行我这款。没听过男人四十一枝花?” 


  “哦。”孙悟空从旁边至尊宝送来的一大箱子香蕉里掰出一根,剥开皮慢条斯理咬了一大口,悠悠闲说道,“昙花?”


  


  ……


  


  孙大圣一脸生无可恋地蹲在山顶,红披风被吹得猎猎飞扬。


  下一秒,风向陡转,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裹了一身的孙大圣脚下一滑,直愣愣地向山下落去——


  变故来得太快,还不适应法力回归的孙大圣就这么落进了河里。


  待他湿漉漉地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他听见江流儿熟悉的声音带着担忧响起:“大圣你没事吧……我看见你从山顶摔下来了……”


  孙大圣一秒窜上树,站直身子甩了甩头,顺手还把披风重新抖开了,这才故作轻松地吹了吹口哨:“不,俺刚才在跳水玩儿。”


  不远处旁观了一切的孙悟空剥开最后一根香蕉,心想孙大圣这强行耍帅的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FIN.——


后记:想大脸求评哎⊙▽⊙看我真挚的眼。

评论(1)

热度(118)

  1. 开蛇的司机Angry River 转载了此文字
    已笑死……看完之后每次都会唱串(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