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蛇的司机

【物理三十题组诗】不是情诗 3-5

好感动T_T

矩阵良的无边界条件:

第三题·镜面反射

“风吹皱一池春水的时候,一切就像是量子态的。”



就像魔镜从不在谁最美丽的问题上撒谎

一般的镜子,也不屑于在

高与矮,胖与瘦,白昼与黑夜,大笑与恸哭

这样的问题上撒谎

可为什么镜像被称作虚像

难道虚比假,倒多上半分真



情人的眼镜比镜子更不擅长撒谎

精于此道的是在一川秋水里栖息的鸟

他们悠然地把水搅浑

让血管里的鱼迷失方向,沿红色的湍流

一头扎进心房或心室

误以为那里山高有好水

误以为九万九千尺的好水

名字都叫爱河



把水面当作镜子,把人间当作仙境

那么我也可能

把现在当作反射面

绑架历史的光线如捆好一束稻草,埋下去

出射光线是骨头缝里蛰伏的一整个春天

给点阳光就无法无天地抽枝发芽,变得绵绵思远道

变得晴翠接荒城





第四题·共振

“20世纪40年代的塔科马桥,长八百米,因风起振,轰然坍塌。”



在黑洞的边缘我们坐下来,你说

今天我们不谈潮汐或火墙,只听

准震荡周期,多美的和弦



一个遥远的夜晚冷得有霜

在你窗下我站成一个暖烘烘的影子

你的小提琴显然拉得比你父亲要好

连街灯都抑制不住内心的颤抖

流了一地苍白的热泪



从前有个企图拿天地做谐振腔的梦想家

半生潦倒也不能阻止他爬上施工大楼的钢梁

装上一个激振器

把工人们吓得不知所措,而他乐不可支

梦想家在城市的高空与我碰杯,然后

在我的不知所措中一饮而尽

摔碎了酒杯



今夜,琴弦是你的激振器

我们的塔科马桥

倒塌了,倒塌了。你安静得让我想

冲上去拥抱你

街道空旷,我背对一地苍白不回头地

向前走。没有悲伤,天要亮了

在黑洞的边缘我们不谈告别

更谈不上告白



不要惊讶

当你转过身去

擦肩而过的每一张面孔

都长着

我的模样





第五题·绝对零度

“冰雪不足以言冷。”



南岭的迎风坡刮北风,有小雨

但不下雪

多少年了,比北风更冷的雪

只是概念,至于

零开尔文

连概念都不存在



南岭的迎风坡终年有雨

空气潮得发绿,阳光暖得冻人

北风迎面与我

来个笨拙的熊抱,隔着笨拙的长袄

亲吻我的躯干,把它

自下而上一节一节冻成木桩

再自上而下一节一节埋进黄土



埋在北风里我幻想一朵花

浸在零开尔文的,液态的空气里

(这不可能,但谁在乎)

然后被投递到某处

在爱人遥远的目光里发出

亲切的铃响

那天一定要刮北风,但不要下雨



冻成木桩我也愿意

趴在雪一样温暖的大地上

趴成一段超导线圈,管他是合金的还是铅笔涂的

只要地球巨大的躯干上

还有心跳的电流

经年累月地流淌

评论

热度(261)

  1. 深海彩虹蟒丽苏 转载了此文字